快捷搜索:  88888  美女    交警  888881  美食  88888%27  名称

徐奇渊:宏观经济指标中的“稳中有变”

徐 奇 渊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、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

针对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分析,我再明确一些观点。

第一,失业率的“稳中有变”。11月份虽然城镇失业率略微下降,但是城镇失业率指标解释力可能有限,比如有些在城镇里打工,但现在没有工作了的农民工,回到农村种地去了,你找不到这些人了。这时这个指标的分子分母同时消失了。另一方面,有些不被广泛关注的指标有时很好用,同样是官方发布的,其中一个就是制造业PMI从业人员、非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数据,它们加起来,大致相当于美国非农就业数据,如果把这两块做加权,发现11月份跟10月份比,从业人员PMI指数收缩比较快,都明显处于50以下,其绝对水平,大概相当于2016年初的水平,而这正是上一轮周期比较低的水平。

第二,出口的一些变化。出口稳定本身可能就是变化。今年6月份我去深圳盐田港,2017年深圳港口吞吐量第一次超过香港,盐田港占到深圳全部吞吐量的一半。在今年,其吞吐量在1-2月份是正增长,3-4月是负增长,上次出现这个情况是2008年1月份,当年全国出现贸易压力的时点是2008年年中。按照我们的外部需求景气指数来看,出口增速在下半年很可能是下降的,但是到今年年终仍然在较高增速稳定,还没有出现明显下降,原因可能是“抢出口”。有些地方的有些行业“抢出口”的现象很明显。

第三,消费的变化。统计局发布一个指标是应该关注的,那就是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增速,过去三、四年中我们的家庭居民收入的中位数增速,持续低于平均数增速,这说明我们的贫富差距在扩大。不同阶层储蓄率也不一样,背后有复杂的原因,这对居民消费增速也会产生影响。不过也有分析说,目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滑的同时,消费也出现了“服务化”的发展趋势,所以似乎还不能轻易下结论。

第四,结构方面的变化。从数据上看,工业企业利润增速、GDP增速都比较稳定,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情况有差异,国有企业今年的利润较好,民营企业则不是,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分化的非常大,背后原因是“去产能”和“去杠杆”这两件事。比如“去杠杆”,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现象——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,这跟以往完全不同,看一个指标,民营企业和央企在债券市场上的利差。这个利差在去年是140个基点左右,现在扩大到了260个基点左右。所以2018年的数据和往年情况有很大差异、上升很明显,这说明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,在今年跟过去有很大不同。

最后,在政策方面,我只谈一下货币政策,前面嘉宾说,目前货币政策的空间不大,而且面临很多困难。我想说,这个困难主要体现在一个利差上:同样是一年期,2017年夏天,国债的收益率和AA-企业的收益率利差只有两个百分点左右,现在是四个百分点,这就是“宽货币、紧信用”,也就是银行很有钱,但是不敢把钱贷给企业,企业想借钱借不到,发债成本很高,这就造成了“宽货币”和“紧信用”。现在的经济周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,货币流动性已经很宽了,但是信用还是很紧,所以现在要打通从货币到信用之间的传导机制,把最后一层障碍给打通。为了打通这个障碍,一行两会都做了很多事情,给发债主体提供增信评级工作、包括银保监会最近的“一二五”措施,这些都有利于打通从货币到信用之间的传递机制。

(本文系嘉宾12月1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“中国宏观经济论坛”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的主题发言,根据录音整理,已经本人审核。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